富二代一样的app

张一眼角湿润。

很多事情没办法,比如本森、马长虹,他们干农活,拿农夫的工资,一年只有六万。

杰里、丹尼…等人干的活,有生命危险,所以拿的工资是本森的五倍、十倍。

见妈妈哭泣,莉莲、杰西一左一右抱住格瑞丝沉默不语。

小七也被感动,跟着抹眼泪。

张一微微向其躬身,带着小七离开。

离开杰里家,张一刚刚发动汽车就打算回去了,这时韩大远打电话过来,说是晚上请大家请饭。

小七也听到了,开心地手舞足蹈,农场人口多,吃饭等于是派对。

米国乡下实在是太无聊了,任何集体活动都非常受欢迎。

回家路过韩大远的诊所,张一没有停车,而是径直开到畜棚,让聪明豆、鸡飞狗跳地抓了二十多只鸡,放在后车箱里。

又开车来到车间,从地库里搬了二十箱啤酒,这才往回开,来到诊所。

诊所前院是用来给客户停车用的,后院才是韩大远一家人使用的生活区。

花季少女清新写真青春正好活力十足

因为地多,诊所后院也有四五亩空地,韩大远和卡拉米用空地用一些菜,另外养有四条马犬,和两匹儿童马(宠物马)。

张一和小七过来的时候菲丽丝奶奶和她的两个保姆已经在了。

任姣姣正和菲丽丝奶奶聊的正投机,笑声不止。

韩大远和保姆一起,正在腌制一百多斤牛肉,之后打算切块用铁签串起来,用于烧烤。

海鲜也买了一些,主要是一些龙虾、面包蟹、尤鱼,西雅图也是沿海城市,海鲜物产丰富,所以价格都不算贵。

张一刚刚到,住在诊所对面的蒙静带着她的女儿小海伦也来了。

小七一个人不敢靠近儿童马,看到小海伦,欢呼一声,拉着玩伴,结队去折腾正在不远处溜圈的小马驹。

张一哈哈一笑,看着韩大远道:“你的小马要遭罪了…”

“买它们的考虑就是陪孩子玩耍,现在提前让它们适应是好事。”韩大远不在意道。

聊着天,蒙静帮着张一一起把鸡从皮卡车上拿下来。

以前觉的,杀鸡这事不能交给老美干,他们一般不去毛,直接开膛破肚、直取鸡胸肉和鸡腿肉,其它全部丢掉。

是啊、去鸡毛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,但为了好吃,张一还是得老老实实烧热水,褪鸡毛…

好在人多,除了张一和蒙静,韩大远腌好牛肉后和两保姆也过来一起帮忙,卡拉米挺着大肚子,不能蹲,站在旁边和大家聊聊家常。

没多久安琪也来了,多了一个生力军,杀鸡褪毛的速度又快了一些。

大家都觉的上次派对做的叫花鸡好吃,这次依旧叫花鸡。

张一也好这一口,在国内舍不得用放养鸡,现在鸡多到吃不完,可以随意挥豁。

这是生活在农村的好处之一,相对的你要承受寂漠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虽然现在是农闲,但农场依旧有干不完的农活,除了张一,大家都没时间去感受寂漠。

现在田里全是玉米,偶尔还要打打药、去去虫子、除除草。

还有锅盖山上的一千亩果林,有枯死的、有时还要补补树苗、修修枝,育苗温室一直还在用呢。

还有菜园,也需要人打理。

还有郁金香花田,时不时地也要人工除除草、施施肥。

最忙的是酿酒车间,陈华的目标是把高粱用完,整整五十万升白酒的任务量,任务繁重。

还有酿酒车间上面的五十亩花园,当时脑袋一热,想搞一个梦想花园,结果现在杂草丛生,又因为大家太忙,张一已经懒得浪费人力去打理它了。

就在张一胡思乱想的时候,诊所后院来了一个陌生人。

见来了陌生人,四条马犬,龇牙咧嘴地向其发出威胁。

主人韩大远也不认识来人,按理说,他在小镇上从事兽医工作,大部人都认识才对。

张一见过这个人,他是杰田洋一家族的幕僚之一,在船上时曾因为张一中国人而看不起。

“你好张先生。”中年人知道自己是外人,站的有点远、向张一招手。

张一甩甩手上的鸡毛,向他走过去,“你好,是粟田洋一先生有什么事情吗?”

中年人点点头,把一个文件袋递给张一,“请原凉我之前在船上的冒失,是我眼光狭隘了。”

张一摇摇头,表示没关系。

接过文件袋没有立即打开,问道:“这里是什么?”

中年人笑道,“这是粟田洋一先生和家主大人给你的礼物,我走后你可以再打开它。”

张一点点头,挺好奇。

“张一先生,你遵守约定的精神让人敬佩,”中年人又夸赞一句。

张一不知可否地点点头,按理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,可以离开了,却一直在说废话。

又废话几句,中年人终于下定决心,道:“我知道一处位于俄远东地区,二战时期日军留下地下要塞,里面可能藏有黄金,我想跟你合作。”

张一眉头挑了挑,想拒绝,可架不住好奇心的求知欲。

见张一没有反对,中年人道:“我不能亲自去寻找,只提供信息,分一半黄金。”

微微有一点贪心,这种情况应是六四分才对,不为自己,张一也要为手下争取更多利益。

张一坚持道:“我六,你四,我的手下卖命钱不能少。”

中年人点点头,很爽快地应下来,“换别人我或许会犹豫、会怀疑,但张先生的为人有目共睹,我愿意让步。”

说话时中年人从怀里像变魔术似地,又拿出一个文件袋,“所有资料都在这里,”

张一接过文件袋,这件交易就算达成了。

“不过,还要等上几月我才有可能会去做这件事情。”

中年人点点头,“时间不限,祝你成功。”

留下这句话,中年人转身离开诊所。

送走中年人,张一返回后院。

“那个人是谁?有什么事情吗?”韩大远问。

张一也不知道那家伙叫什么,当初被他看不起,名字懒的记。

“他是粟田洋一的手下,你知道就是那个很帅、很冷的日本富二代,给我送来一个文件袋。”

说话时张一解开文件袋上的绕绳,原来是一叠文件。

“呼…”张一呼出一口浊气,又是全特么的是纯英文。

xiazaitxt

Tagged